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

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

  • 邯郸市天韵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隆基绿能,何时出浅滩?

    发布日期:2024-07-10 08:47    点击次数:79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曹恩惠 上海、嘉兴报道

      龙困浅滩,等海潮。

      以此来形容当下的隆基绿能(601012.SH),并不违和。这家曾经全球市值最高的光伏龙头企业,正在“历劫”:从资本市场,到经营业绩,隆基绿能没能像往年那样锋芒十足。

      不过,没有常胜的将军,只有久战的英雄,光伏行业尤其如此。如果说国内光伏产业遵循着五年一个周期的规律,那龙头企业的位置几乎也重复着相似时间节点的轮换。

      当前所遭遇的压力也在让隆基绿能的管理层深刻反思。在发布2023年财报之时,该公司首次同步披露《致股东的信》。

      在这封千字长文中,董事长钟宝申承认,“公司发展遇到了严峻的挑战。”这包括一系列内外部因素:产业链价格大幅下降,HPBC新产品换代的学习成本,组织扩张过快带来的效能下降,复杂的地缘政治环境。

      他将2024年视作隆基绿能发展历程中“很重要的一年”。除了刀刃向内,提升组织能效外,该公司希望在今年加快全球业务布局、入局绿氢绿醇、发布新一代BC产品。

      实际上,2024年也是整个国内光伏产业能否迎来周期性拐点向上的关键之年。在此背景下,隆基绿能可否抓住时运,触底反弹?

      “灯塔”里的全面押注

      5月23日,天晴气爽,隆基绿能位于浙江嘉兴的制造基地迎来首个开放日。

      这是光伏行业内首个世界“灯塔工厂”,隆基绿能副总裁张海蒙每每回忆起今年年初前往瑞士达沃斯领取这一奖项时的情景,自豪万分。

      而“灯塔工厂”的另一个重要身份,是隆基绿能BC系列组件的重要生产基地。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现场了解到,三期工厂总占地面积超过1300亩,共计51条智能化生产线,合计组件产能35GW以上。

      隆基绿能与BC技术的绑定,是从2023年9月开始落锤。

      彼时,隆基绿能董事长钟宝申在2023年半年度业绩说明会上宣布,“接下来5-6年,BC类电池会是晶硅电池的绝对主流,隆基大量产品都会走向BC技术路线。”

      一石激起千层浪。掌舵者的论调,被外界视作押注,此亦与同期业内绝大多数厂家投资TOPCon或者HJT的选择形成鲜明对比。有“好事者”甚至P了一张图片——左侧楼梯(写上“BC”字眼)上,标注“隆基绿能”和“爱旭股份”人物先后攀爬;右侧电扶梯(写上“TOPCon”字眼)上,标注“晶科能源”、“天合光能”等一群人排队乘坐。

      即便总裁李振国、董事长钟宝申在不同场合一再强调对BC技术路线的看好,业内迄今为止对于隆基绿能的决定还充斥着困惑和不解。

      客观而言,国内光伏业界对于BC技术并不陌生。早在2021年,P型技术红利尚未退却,爱旭股份就已发布了一款N型ABC电池。且在这个力拼“降本增效”的时代,BC电池频频传来量产效率持续突破的消息,最新的数据已达27%。

      然而,BC技术虽然理论和量产效率高,但复杂的制作工艺意味着较高的成本,这让许多光伏厂商望而却步。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有隆基绿能这样的光伏龙头企业笃定BC技术,这一技术路线就无法被外界忽视。“口水仗”自然也少不了,特别是TOPCon与BC之争,亦成为许多从业者的谈资。

      截至目前,隆基绿能的态度依然没有变。

      在《致股东的信》中,尽管钟宝申坦言,“我们在TOPCon的投资上非常保守”,他却重申,“我们将继续从追求长期市场地位角度进行投资决策,我们的考量不是追求短期盈利,也不会迎合市场炒作热点。”

      在最新的一次内部采访中,钟宝申还将TOPCon和BC分别比作海鲜和佛跳墙。“原料不同,工艺不同,味道自然也不一样。”

      隆基绿能在技术路线选择的态度上已经十分鲜明。但回归到产品层面,它是否具备竞争力呢?

      在嘉兴“灯塔工厂”首个对外开放日里,隆基绿能官宣了一款名为“Hi-MO X6 Max”的组件产品。

      回溯历史,2016年,当隆基绿能首次推出“Hi-MO”系列产品名称时,过去近9年时间里,其已经进行了多轮迭代。如今,该公司官网展示的最老产品为“Hi-MO 4”。且可以预见的是,新老交替还将继续。

      在嘉兴工厂,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看到了“Hi-MO 7”组件的量产包装。算上此次发布的“Hi-MO X6 Max”、数日前在西班牙发布的“Hi-MO 9”以及已经量产的第一代HPBC产品“Hi-MO X6”,隆基绿能最新的BC产品矩阵已然完整显现。

      事实上,最近半年内,隆基绿能从硅片到组件,的确开启了一轮“换血”。

      特别是在同质化严重的硅片环节,该公司在今年3月底发布了一款名为“泰睿”的硅片产品,称电阻集中度高、吸杂效果好,并可实现全平台支持。

      在隆基绿能的BC蓝图里,上述硅片新品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我们的计划就是隆基所有的产品都会逐步采用‘泰睿’硅片。”钟宝申表示,“这是近十年来在硅片领域真正实质性的、对本质性能有提高的一个技术。”

      远水能否解近渴?

      从去年9月份宣布押注BC技术路线以来,在过去大半年时间里,隆基绿能的确已经快速构建了较为完整的BC产品体系。

      一些产品量产的时间点和数据陆续被公开。例如,“泰睿”硅片计划今年第二季度开始导入量产;“Hi-MO X6 Max”组件已在第二季度实现切换,并在三季度完成所有主流产品的升级。

      而基于HPBC 2.0电池技术打造的“Hi-MO 9”组件,则预计今年第四季度量产。这款组件是目前隆基绿能官宣的产品中功率和效率最高的组件产品:最高功率660W,转换效率高达24.43%。

      值得一提的是,隆基绿能对最新组件产品寄予厚望。钟宝申称其为“基于晶硅技术的、最高等级的一款产品”,特别是该组件所应当用的HPBC 2.0电池技术,很难会出现“3.0”了。

      但外界的质疑声并未停息。很大程度的原因在于,隆基绿能目前官宣的硅片、组件新品尚未大规模量产或实现大规模出货。特别是在当前该公司整体组件出货排名被竞争对手超越,TOPCon组件市场份额来势汹汹的情况下, 其亦受到资本市场的强压式考验。

      蝴蝶振翅,风暴或现。作为曾经全球市值最大的光伏公司,即便产业下行周期中,隆基绿能始终保住了“A股光伏市值一哥”的位置。直到今年3月22日,阳光电源实现反超,取而代之。到了4月底,另一则消息再度冲击资本市场——在今年一季度,隆基绿能的业绩表现并不好。

      不过,利空的业绩消息并未就此击穿隆基绿能的股价。今年5月以来,该公司股价实现微涨,市值站住了1400亿元上方。

      按照隆基绿能的出货规划,2024年,其仍将力争成为头部梯队的一员:今年,该公司电池组件出货目标为90-100GW,硅片出货目标为135GW。在产品方面,根据钟宝申日前接受内部访谈时称,隆基绿能以PERC、TOPCon和HPBC一代为主体出货产品,即除了PERC产品之外,其高效技术产品占比预计接近70%。

      一个细节是,绝大多数组件厂商都在年初宣布了N型产品的出货占比,但隆基绿能并未提及类似说法。以至于自隆基绿能推出HPBC电池技术以来,外界对此的解读就是“TOPCon+BC”。

      “大家把很多事情有一些固化、框架化了。”钟宝申实则对此有所回应,“HPBC很清晰的一个定义就是复合钝化背接触技术,H是Hybrid,即混合、复合的意思。也就是说,只要是利于提高产品性能的一些技术、方法、工艺、结构,都是可以去设计的,而不是我一定要基于这件事儿来做另一件事儿。”

      其实,隆基绿能并非没有妥协,其鄂尔多斯30GW电池项目便是TOPCon。钟宝申承认,“毕竟TOPCon比PERC在性能上有明显的提升。虽然我们说有更好的,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所以近处的水也要能够供上。”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隆基绿能最近几次召开的产品发布会上,该公司高管都在有意“模糊”HPBC产品是否为N型还是P型分类。

      例如,在最近的这场“Hi-MO X6 Max”组件产品媒体沟通会上,隆基绿能分布式事业群产品与解决方案中心总裁吕远便指出,“N和P不是我们的重点考虑。”

      这也印证了去年5月份的SNEC光伏展会期间,钟宝申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抛出的观点——“下一代技术会是一种复合技术,就像隆基的HPBC技术,不一定就是简单的HJT或者TOPCon。它极有可能是这些技术的融合,形成复合产品来进一步提高电池转换效率。”

      或许,隆基绿能最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邯郸市天韵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股东们也还在等待“龙出浅滩”的真正时刻。

    股市回暖,抄底炒股先开户!智能定投、条件单、个股雷达……送给你>>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